你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动态 > 行业资讯

一家人

2019-07-09 11:37:17      点击:

 

编者按:从家字的结构来看,亭亭华盖,遮风避雨;豕在盖下,怡然自得;豕盖相合,其乐融融。看似简单,实际却蕴藏丰富的一个家字,又饱含了多少深刻而博大的学问?

家在汉语里是个会意字,豕在古语里是猪的意思,屋子下边有“豕”,有屋有“豕”才算家。古时家家养猪,盖了房养了猪方算一户人家。

从家字的结构来看,亭亭华盖,遮风避雨;豕在盖下,怡然自得;豕盖相合,其乐融融。

在现时代的今天,我倒愿意把宝盖头底下的豕,看成是生活在一个家庭里,虽各具个性,却又因家紧密相连,有着不同家庭角色和分工的人。

不管是成家立业,还是家国天下,家都排在最前面,可见不管针对小我的人生,还是针对大家的国家,都需以小我小家为基石。有家才有根,有家才不会身如浮萍,飘蓬;有家才不会生出,心似不系之舟的孤独漂泊的况味。

家是一个让人心生温暖的词汇。是你晚归时,窗口处依然亮着的那盏灯;也是你千里奔袭,饥肠咕噜之后芳香可口的饭菜;亦是你情绪低落遭遇挫折时,那一个静默无声却温暖有力的拥抱;还是无论悲欢离合,还愿意一直与你风雨同舟的那个人。

它是责任、港湾,是加油站,是希望、爱、还是暖......

家庭在英语里读“family”,我最喜欢中央电台视台播放的一段公益广告里对家庭一词的解释。它把家庭“family”分为father ,mother ,I,和LOVE ,YOU 来解读。而最有意思的是,这些词的头一个字母,都是组成家庭这个英语单词的元素。

在我柔弱幼小的时候,F父亲“father”和M母亲“ mother为孱弱纤细的I即我,进行遮风挡雨”。时光飞逝,我在她们的精心呵护下,逐渐地茁壮成长起来了。在我青春懵懂的时候,因为成长的叛逆,总渴望挣脱父母的束缚,于是不断地窜上跳下,与他们发生摩擦对抗,惹得他们热泪纷纷。若干年后,原本魁梧高大的父亲,已经在风吹雨淋的岁月流转里,弯了腰,驼了背;而原本靓丽青春的母亲,身材也已经臃肿笨拙。这时的我,已经长大了,成了枝繁叶茂,可供他们依靠的大树;并且在红尘烟火的生活磨炼里,深深懂得了家庭的含义和责任,勇敢担起了照顾一个家庭的责任,深情地喊出“ILOVE YOU”。最后画面旋转成一个家字,用一个温暖、坚定、有力的声音告诉我们:有爱就有责任。

特别是结尾那一句爸爸妈妈,我爱你,堪称点睛之笔。既朴素、真切、温暖,却又有着历经沧桑的深情。第一次看到这个广告时,觉得太形象生动了,这才是对一个家庭最真实,也最深刻的解读啊!

不管世事如何变迁,无论岁月烟火如何缭绕,哪一个家庭,不是如此这般的在循环流转的代代相传里,倾尽深情地演绎着人间的悲欢离合?

家和万事兴是它;清官难断家务事也是家。这样看似简单,实际却蕴藏丰富的一个家字,又饱含了多少深刻而博大的学问?

 

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一幕。

那是一个热浪滚滚,汗流浃背的盛夏,我去无锡的水浒城游玩。从水泊梁山的聚义厅下来,走得乏了,随意坐在景区的长条椅上休息。

身后是一个杂耍场,有一个长得黑黑瘦瘦,约莫八九岁大小,挽着发髻的小女孩在旁若无人地翻跟头。起初我以为,那只是一个无所事事、顽皮打发时光的孩子,并未放地心上。只简单地瞥了一眼,便把视线移向了别处。

过了片刻,喇叭里广播说杂技表演正式开始。我把目光移回了场地,第一个出场的竟然就是刚才练习的那位小姑娘。心底不由得暗暗吃惊,跟我女儿差不多的年纪,正是吸取营养补充知识的时候,却为何不上学,竟然在这里做起了杂技演员?

带着这样的疑惑,对那表演便看得格外认真。

只见小女孩娴熟的在吊环上翻腾、旋转、水平;时而又像猴子一下,噌的一声便跃到相距两米左右的高低杠上,表演了单手倒立、双脚夹杆行走。最让人紧张的,当数小女孩在单杠上表演抛碗、接碗。随着她每一次的跳跃、扔出并接住,人群里都会发出紧张的尖叫、欢呼和鼓掌声。

尽管小女孩表演得行云流水,却看得我心惊肉跳的。一颗心一直悬在嗓子眼上,在整个表演当中,我一直在心底默默替她祈祷,总担心她会失手......

因为在舞台下面,并没有任何保护措施,舞台底部竟然全部铺着实木地板,倘若她失了手,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......

小女孩好不容易表演结束,一跃跳到了地面之后,我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而后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上场了,看样子那男孩子还小了女孩两三岁。小男孩先是表演了长鞭,接着跟女孩配合叠人表演,男孩要站在女孩倒竖起来的双脚上,只是男孩偿试了好几次,竟然都没有成功。

也许由于年纪太小,竟然紧张得汗流满面。这时原本在台边抱着一个两三岁幼儿,身材臃肿肥胖的中年妇女,把孩子交到一旁男人的怀里,站到男孩子身边轻声地说了几句后,小男子又进行了第五偿试,这次终于成功了!

人群里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。

本以为演出到此结束,不想那个中年妇女却出场了。我不仅好奇,像她那么笨重沧桑的身躯,能表演什么项目?

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一旦上了表演场,她竟然脱胎换骨一般,那灵活利落绝不亚于十八岁少女。她表演的是蹬大缸,半卧在马蹬上,双脚脚掌朝天,大缸在她的双脚上飞速旋转,犹如哪咤脚下的风火轮。而最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她蹬完了大缸,竟然蹬起了她那两三岁的儿子,只见那孩子在她的脚上,犹如轻软的棉絮,也像是磁性相吸的一块磁铁,怎么也掉不下来,只任由她腾空,移动,旋转,抛出,接住......

很快男人上场了,由女人配合表演了女人当靶子,男人飞刀射物的杂技。看着那银光闪闪的大刀,我不禁毛骨悚然,胆战心惊。而女人自始至终,倒是一脸的淡定自若,就好像立在那里看表演一样轻松悠闲,着实令人钦佩。

最后表演结束,全家登台致谢,小女孩拿了盘子过来讨赏钱。

我掏出一百元钱,轻轻放在她面前的盘子里。也许鲜有游客如此大方,她弯着腰对我深深地鞠躬说谢谢。

我十分真诚地说:你们表演得真好,应该谢谢你!

她粲然一笑,拿着盘子去了别处,我看着纷纷离去的游客,内心久久不能平静,便一直徘徊在杂耍场边。待到后来游客都散了,她们一家人便围坐在一起,吃着简单的自带干粮。左右不过是菜饼、牛奶和水果,但却是一副相互谦让,相互照顾的幸福表情。

我很想问问小姑娘的生活状况,便冲她招了招手。也许因为刚才的大方打赏,她便一直留意着我,立刻就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。

我踌躇了几秒,却不知如何开口了,最后笑着问她:你几岁开始学习杂耍的?有上学吗?

她抿嘴一笑,脆生生地回答着:我自己不记得,听母亲说好像是两岁多。因为要表演、练功,平时是不去学校的,只是爸爸妈妈有请老师,在晚上教我们一些功课。

我的心情顿时凝重起来,却不知道还要再说什么。

她见我不再说话,又欢快得如同一只小鹿一样,蹦蹦哒哒地跑到父母身边了。待我转身离开时不知母亲讲了什么,男人一脸的笑意盎然,小女孩眉飞色舞地咯咯着,小男孩也是一一副手舞足蹈的样子。看着她们一家人开心而明媚的笑容,我的内心热浪滚滚,像一片波涛翻涌的海......

那个下午我一直被他们相互照顾,彼此依存,温暖和谐的画面感染着。

那种震撼,就好像心灵突然发生了一场地震。在那一刻,只觉得脑海里所有的词都枯萎了,都成了无用的摆设......

只觉得她们活得如此澄澈,静美;水浒城的天,那么蓝,那么悠远;他们的笑容,那么甜美,那么纯真......

直到今天每每想起她们时,还好像是烙在我心底的一块铁。我知道在她们的生活里,肯定不乏五味杂陈,苦涩难当的艰辛困难,但她们依然能够把生活过得静美生香,该有多么不易?

我不由得想起刀郎的那首《一家人》来:“你我一家人,爱才那样深;你我一家人,情才那样深;温暖驱寒冷,真爱换真心......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本文摘自网络)